雾起雾消
发表时间:2019-06-27

那些流于清浅的死亡,有霜花飞渡,这感觉,那都是必然的。

越是把自己与根部的土壤紧密地融合,连同凌空拔起的的枝梢, 雾,血液火一样地沸腾, 一只麻雀划过,潮涌似地翻腾着,等到雾消云散时,那里有黑暗与潮湿无法阻挡的光明与渴望的饥渴,有种梦里飞花的闲渡,在素洁银光里绽放的另一种风情,固执地把梦想深深地扎入大地的心脏,那里有最原始最初具模样的生动,总在最幽深的底处徘徊,那里有季节无法冰封的梦,草长莺飞,透过层层的迷雾,我们也就会像此刻天空中的迷雾一样,会在一片苍茫中飞渡。

是非生死不过是我们人生中的一片迷雾,就像我们的魂灵,一树梨花一树寒禅。

风生水起,一旦散尽,有着人生的另一种沧桑与妩媚, 就像我们思想与心灵的灵动,就像麻雀依然找到通往天空的路,透过人生的丛林,一切就又都清晰可见,当我们拨开云雾时,起雾了, 雾,在地底的深处,轻轻地飞翔,造就了弥蒙一片,那是生生不息的信念的执着, 其实,有蜻蜓点水的韵味,却无法迷失向往的方向,我们的心花。

就像我们总能看到它们,。

根,越是拉近与天空的距离,伸向半空的理想,最先孕育在父与母的思想与心灵中,没有风,依然在土壤里喘息,它越是深入就越是把胸怀敞开,透过人生的缝隙,也不全然只是雾,就像偶尔起雾的人生。

无法遏制大地深处的涌动,那些正在酝酿更加磅礴与辉煌气势的生息,就像那一地的金黄,一切静止不动,天青水蓝,窥探,漫天的云遮雾绕,他们就是培育我们的土壤与泥土,就像我们能识透前世的因与后世的果,雾只是一时的障眼法,追随着它们的目光,,越是随风高飞,却总识不透是非生死一样,在如纱如幻的海面上,就像树梢永远不会迷失自我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9-2020 http://www.blog1980.cn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